当前位置 > 行业资讯 >

中国实体经济的储蓄大部分以银行存款的形式存在

发布时间:2018-10-21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是相互联系的。实体经济结构的失衡是近些年中国金融市场乱象频出的一个主要原因。金融乱象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则是政府有形之手对金融市场融资流动的干扰。
 
中国实体经济的储蓄大部分以银行存款的形式存在。这些存款形成了银行体系可向外放贷的可贷资金。可以形象地说,中国的储蓄过剩在金融市场中形成了庞大的可贷资金湖。这个湖中的水(资金)有流向投资项目的势能。但正如前面所分析的,后危机时代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引擎是房地产和基建。相应地,这二者也就是实体经济中两个最主要的融资需求者。不过,在房价和地方政府债务的约束之下,决策者并不乐见融资流向这两个主体,因而时常会采取行政性手段来干预资金流向,试图将资金引导至决策者所认可的方向——如三农和小微企业。但在可贷资金向地产和基建流动的势能没法消除的前提下,政府这种行政性的干预就像用手堵水一样,并不能真正截断水流,而只是将水堵到了别的地方。政策有形之手与资金水流之间的博弈进行了多轮之后,可贷资金湖中的水就被堵得到处都是,一发不可收拾了。这便是近些年来金融乱象背后的逻辑。
 
把政策之手与资金水流之间的几轮交锋回顾一下,就能看清一个接一个的金融乱象的产生原因。次贷危机之后,中国政府通过“四万亿”刺激政策稳定了经济增长。在2009年,新增信贷接近10万万亿,是2008年的两倍(图4)。但在信贷大量投向实体经济的同时,实体经济却因为增长疲软而缺乏足够多的优质投资项目来吸纳信贷资金。所以很多企业热衷于买房、买地,从而推高了房价和地价,给经济带来了很明显的副作用。为此,监管者在2010年和2011年严厉地紧缩了信贷。但这种信贷政策从宽松向紧缩的骤然转向给实体经济企业造成了很大地麻烦,让不少四万亿时期上马的投资项目面临烂尾的风险。
 
在实体经济的旺盛融资需求与监管者的偏紧的政策导向之间出现矛盾的时候,金融机构与监管者的博弈就拉开了帷幕。这种博弈表现为金融机构通过金融创新来规避监管、监管者加强监管来堵塞漏洞的循环。每一轮的监管强化都给了金融机构更强的规避监管的动力。于是,资金流动就在越来越隐蔽而高风险的渠道进行,催生了更多金融乱象。
 
第一轮金融乱象发生在2009年至2011年,表现为商业银行与农信社之间利用会计制度漏洞进行票据交易,使票据资产出表、从而避开央行的信贷额度管控监管。第二轮金融乱象是2012年至2013年间影子银行的兴起。金融业各主体之间混业经营,通过银信合作、银基合作等方式规避监管,将资金投入实体经济。这使得这段时间的非标融资快速扩张,令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近乎失控。为此,央行不得已在2013年6月份大幅收紧货币市场的流动性,试图通过收紧流动性总闸门的方式来抑制社融的过快增长,钱荒随之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