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行业资讯 >

中国大量的储蓄需要通过金融系统来配置到投资项目上

发布时间:2018-10-21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根据国民经济恒等式,中国的储蓄过剩对应着过剩的总产出,或者说是不足的总需求。由于储蓄等于总收入减去消费,储蓄过多也就意味着消费太少(储蓄过剩即是消费不足)。中国消费不足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居民部门(消费者部门)的财产性收入低下。中美居民工资性收入占GDP比重大致相当,都在50%出头。但中国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占中国GDP的比重仅有越3%,远低于美国25%的比重。财产性收入的低下使得中国居民总收入占GDP比重偏低,消费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因而不高。
 
从储蓄的角度更容易看出中国消费不足的成因。跨国比较显示,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居民储蓄和企业储蓄间存在明显负相关关系。这是因为当企业部门的所有权在居民部门时,企业储蓄与居民储蓄都是居民的财富,居民的消费抉择取决于居民储蓄和企业储蓄的总和。企业储蓄如果多了,居民就会相应减少其个人的储蓄;反之,如果企业储蓄少了,居民会增加其个人储蓄。这便是经济学中“刺穿企业帷幕”所讲的道理——在企业为居民所拥有的前提下,企业与居民两大部门之间的收入分配不影响居民的消费储蓄行为。
 
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中国同时都很高的企业储蓄和居民储蓄就显得很异常。在这现象的背后是中国独特的企业所有制结构。根据第三次国民经济普查数据,国有企业占中国二三产业企业资产总额的54%,外资及港澳台占10%,民营企业资产占比大概只有1/3。换言之,我国企业资产中有大概2/3并不直接由居民部门掌握。这种所有制结构割裂了企业储蓄与居民储蓄间本应存在的联系,使得企业储蓄中的大部分不被居民看成是自己的财富。因此,在企业已经进行了大量储蓄的时候,中国居民还得做大量的居民储蓄。全社会总储蓄率因此居高不下,居民的消费也因而不足。要从根源上提升中国消费占GDP的比重,推进消费转型,最需要做的是还富于民,将企业的财富交还给居民。但这在可预计的未来都不会发生。
 
中国消费不足的失衡格局决定了中国经济的运行方式,是分析中国经济的起点。经济增长的需求面拉动因素分别是消费、投资和净出口。在消费不足的情况下,经济增长自然需要靠投资和净出口拉动。而在外需走弱的后危机时代,投资顺理成章地成为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引擎。中国的投资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基建大概占1/4,房地产占1/4,制造业占1/ 3,这三块合起来占到了总投资80%。在这三者中,制造业因为处于产能过剩状态,投资意愿偏弱。因此,中国经济增长所能依赖的投资引擎便只剩下房地产和基建。但由于房价和地方政府债务两个约束条件时常收紧,使得政策在房地产和基建上时常有调整,经常会对这二者进行打压。
 
在消费不足、储蓄过剩的背景下,中国大量的储蓄需要通过金融系统来配置到投资项目上。但在中国的融资结构中,大概70%-80%是银行信贷,10%-20%是债券,股权性融资不到10%,所以中国融资里债权型融资占超过90%,股权型融资占比不足10%。当大量储蓄通过债权型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转化为投资的时候,全社会债务规模不可避免地会不断上升。次贷危机之后,中国的债务率确实明显上升,现在中国非金融部门总债务占GDP的比重约为260%。但这个比例还没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约270%-280%)高,也就大致和世界平均债务水平相当,由此很难得出中国债务水平已经过高的结论。